汉能国产化取得突破 核心原材料成本降四成——专访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徐晓华

  6月27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首批铜铟镓(CIG)靶材在MiaSolé泉州靶材厂出货。CIG靶材在国内的产业化,让靶材的成本下降了近40%,供应周期节省一半,是支撑着MiaSolé技术在国内大规模扩产的基础。

  两天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徐晓华转发了“中国新闻网”关于此消息的报道,他感谢团队三年来的坚持与付出,描述起工厂初建时期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在微信朋友圈,他写道:“那些给以我们困难,陷害,质疑,嘲笑的人,让我们内心更为强大与坚定!”

  努力让50%的可能成为100%的成功

  在2013年并购MiaSolé之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在随后的一年中完全获得了对方的技术知识产权。但真正的技术整合并非易事,成功的可能性或许只有一半。

  对于MiaSolé来说,技术的核心是能够将全部生产工艺在一台设备中完成的RC设备,RC的核心是工艺,而工艺的核心是靶材。

  CIG靶材是溅射法生产铜铟镓硒(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关键材料,通过物理加工的方法把高纯度的铜、铟、镓三种金属粉末涂覆在不锈钢管上,经过车床高精度加工成型,然后在真空腔室中用等离子体轰击,把三种金属打下来,沉积到芯片的不锈钢衬底上面,这层材料会吸收光,并转化成电。徐晓华形象地描述:“可以这么讲,不锈钢背管就是冰棍的那根棍,靶材就是裹在棍上的冰淇淋,把冰淇淋吃完,这个棍子拉回去再裹一次,再拿回来继续用。”

  这个核心材料是国产化的门票,而这张门票掌握在MiaSolé团队手里。 “我们想要做国产化,做到核心板块,就要动靶材,动靶材就得先说服MiaSolé团队。”徐晓华介绍。

  徐晓华回忆起刚到美国时的情景:美国人并没有对他表示热烈欢迎,事关生存,毫不保留地配合国内团队进行核心设备及技术的转移,美国人会不会失业?“所以那时候,我们先要寻找一个Common Goal(共同目标)。”徐晓华说。

  这个目标很快浮现:MiaSolé从2004年成立,用了近九年的时间也未能取得商业化的成功,没能实现大规模量产和产业化。在MiaSolé的员工心里,始终有一个渴望,他们想要看到技术产业化的成功。

  徐晓华告诉美国人,我们可以一起来实现MiaSolé Success。“我们告诉他们,这些年光伏行业最重要的变化基本都发生在中国。我们一起探讨全球及中国市场正在发生怎样的改变、技术和产品将会怎么发展,我们用什么样的技术策略与产品策略来取得产业化成功,他们对这些信息与讨论非常感兴趣,也逐渐相信与中国团队可以一起实现Miasolé Success。”徐晓华回忆。

  除了共同的梦想与目标,还需与美国团队明确地谈好未来的分工,让他们知道在汉能的计划中,MiaSolé将要扮演怎样一个角色。“他们是技术的创造者,得让他们做自己想做也擅长的事。”徐晓华说,MiaSolé是连续真空磁控溅射CIGS薄膜太阳能技术的发明者,技术的成功是发明者的夙愿,技术的迭代与更新,则是发明者的乐趣所在,汉能尊重MiaSolé作为发明者的地位,在先进工艺的开发及核心设备的改进上,给了MiaSolé最大的支持与自由。

  “MiaSolé Success是美国团队的愿望,也是汉能的愿望。”徐晓华说。源源不断的人员及资金支持,让MiaSolé团队看到技术成功与业务发展的希望,在共同目标的驱使之下,美国团队倾囊相授,MiaSolé技术的国产化于2015年正式启动。

  得到泉州人的理解也同样重要

  2015年1月27日,恰逢腊八。泉州连日强风,泉州鲤城区的居民躲在家,喝着粥刷着朋友圈的本地新闻。一条关于某重度污染环境的化工厂将要破坏家园引发癌症的消息引起了不安,接下来的几天,这条传言在泉州市悄然蔓延,市民们议论纷纷,恐慌加剧。

  徐晓华苦笑着谈起此事:“厂址确定在鲤城区中心位置之后,我们开始做厂区的规划. 但一些毫无根据的负面流言,论坛中化工厂排放黑烟的配图,给市民造成了恐慌。但其实我们的靶材厂是非常清洁环保的工厂,我们在美国的环保政策之下,都能够在硅谷最核心的区域生产,没可能复制到泉州反而会造成污染。”

  尽管如此,舆论压力之下,MiaSolé泉州靶材工厂还是被迫迁址到一个远离鲤城中心区域的偏僻地方。在经历了不明真相的当地村民一番“打砸”之后,靶材厂总算有机会向村民做出解释。徐晓华回忆道:“通过照片,我们向村民代表反复讲解我们的技术,以及在美国的生产情况,也在泉州的媒体做公开的澄清和说明,同时也有赖于泉州市领导和区领导的支持,事件总算慢慢平息。”

  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遭遇“5.20”打击,公司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五月的一天,徐晓华召集泉州团队所有的下属开会,和往日一样,他轻松而镇定地站在他们面前,信心十足地讲述着CIG靶材在国内产业化的前景。他明确告诉大家,即使集团面临困难,但靶材国产化的进程不会停滞。事实上,在集团资金极为紧张之时,管理层确实严肃地讨论过是否要继续国产化,但最终的决定是继续。

  国产化行百里者半九十

  有了决心,但产业化之路依然艰难。靶材厂的设备采购期超过一年,在这段时间中,除却靶材厂的建设,同期进行的还有对团队的培训,培训目标是能够在美国独立运作生产设备。

  第一批员工在美国进行了接近三个月的培训,学习理论知识,但美国人一开始并不信任他们。“刚开始你只能在旁边站着看,管你在国内是硕士还是博士,先‘罚站’一个月。”徐晓华感慨地回忆,“但后来我们遇到一个情况,他们拆装一些设备时,让我们员工来帮忙,这样一点点积累了信任。”

  2017年中,设备到位后的泉州靶材厂生产出了第一批CIG靶材,但正式出货一直等到了2108年6月。“因为在出货之前有质检,除了确认生产指标的准确性,还要看产品的长期稳定性。”徐晓华解释。

  在等待美国质检报告的过程中,出于进一步降低成本的需求,国内团队开始了靶材原材料的国产化工作。8个月之后,质检合格的消息从美国传来,此时,铜、铟、镓三种元素的国外供应商均切换为成国内供应渠道,而国内的制粉供应商也同步切换完成,该供应商能够按照泉州靶材工厂提供的配方,精确控制三种元素的成分与杂质,为工厂提供标准化的“铜铟镓”粉末。

  芯片的不锈钢衬底也是原材料国产化的一大技术难题。徐晓华举了个直观的例子:“我们的不锈钢衬底是由很厚的钢坯,用冷轧工艺轧到50微米厚,跟纸一样薄,还要保持非常平整,并且耐900度的高温,原来都是法国生产。我们花了三年时间‘培训’宝钢,让他跟着我们去调整。”

  经过几年的努力,技术、团队、原材料供应商,这些国产化必需的“硬件”逐渐到位,生产线设计、工厂布局这些“软件”也在逐渐实践中慢慢成形。

  泉州靶材工厂承载了这些成果,并会向全国复制扩展。徐晓华说:“泉州靶材厂将会作为示范工厂,以600兆瓦为单元,复制到贵阳、大同、西安,总量为20到25吉瓦。”徐晓华说,三年后的今天,他仍然感谢团队所有人的坚持于付出。“我们还拐了一个‘美国人’回来”,徐晓华回忆起一直当时已在美国居住多年的MiaSolé项目管理人员Jesse Wan,“他现在已经是泉州人了,当然他是自愿的,20到25吉瓦是很大的业务,国内市场前景亦十分广阔。”

  如今,MiaSolé已经能够做到靶材设备的国产化,成本是进口设备的一半,交期则由一年多缩短为六个月。“为了这一天,我们埋头工作了三年,克服所有困难。”无论国际与中国市场未来如何发展,它需要的永远是更好的产品与服务,而技术转移、技术牵引、技术再生则是必经之路,MiaSolé泉州靶材工厂是较为典型的示范,或许我们无法从中总结出通用的成功模式,但前进即有未来。

  延伸阅读:

  2018年6月27日,汉能薄膜发电首批铜铟镓(CIG)靶材在MiaSolé高端装备集团泉州靶材示范工厂成功交付出货,标志着汉能在CIG靶材生产和销售上正式开启国产化进程。此举对填补国内CIG靶材领域的空白,打破对国外进口产品的依赖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CIG靶材是溅射法生产铜铟镓硒(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关键材料,通过物理加工的方法把高纯度的铜、铟、镓合金粉末喷涂覆盖在不锈钢背管上,经过车床高精度加工成型。作为CIGS薄膜太阳能的核心原材料,CIG靶材工艺复杂,成本也比较高,之前一直被国外垄断,国产化需求非常迫切。

  汉能在收购美国MiaSolé公司后,一直积极推进CIG靶材的国产化进程。此次首批CIG靶材的成功出货,实现了核心工艺真正意义的国产化,填补了汉能乃至整个行业CIG靶材生产的技术空白。接下来,汉能将通过量产化大幅降低原材料的生产成本,并通过CIG靶材的生产和销售,牢牢把控原材料供应端,与MiaSolé技术路线形成产业链优势。

关键词: 区块链, 汉能

主办单位: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发布时间:2018-12-05   来源:网易

  6月27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首批铜铟镓(CIG)靶材在MiaSolé泉州靶材厂出货。CIG靶材在国内的产业化,让靶材的成本下降了近40%,供应周期节省一半,是支撑着MiaSolé技术在国内大规模扩产的基础。

  两天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徐晓华转发了“中国新闻网”关于此消息的报道,他感谢团队三年来的坚持与付出,描述起工厂初建时期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在微信朋友圈,他写道:“那些给以我们困难,陷害,质疑,嘲笑的人,让我们内心更为强大与坚定!”

  努力让50%的可能成为100%的成功

  在2013年并购MiaSolé之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在随后的一年中完全获得了对方的技术知识产权。但真正的技术整合并非易事,成功的可能性或许只有一半。

  对于MiaSolé来说,技术的核心是能够将全部生产工艺在一台设备中完成的RC设备,RC的核心是工艺,而工艺的核心是靶材。

  CIG靶材是溅射法生产铜铟镓硒(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关键材料,通过物理加工的方法把高纯度的铜、铟、镓三种金属粉末涂覆在不锈钢管上,经过车床高精度加工成型,然后在真空腔室中用等离子体轰击,把三种金属打下来,沉积到芯片的不锈钢衬底上面,这层材料会吸收光,并转化成电。徐晓华形象地描述:“可以这么讲,不锈钢背管就是冰棍的那根棍,靶材就是裹在棍上的冰淇淋,把冰淇淋吃完,这个棍子拉回去再裹一次,再拿回来继续用。”

  这个核心材料是国产化的门票,而这张门票掌握在MiaSolé团队手里。 “我们想要做国产化,做到核心板块,就要动靶材,动靶材就得先说服MiaSolé团队。”徐晓华介绍。

  徐晓华回忆起刚到美国时的情景:美国人并没有对他表示热烈欢迎,事关生存,毫不保留地配合国内团队进行核心设备及技术的转移,美国人会不会失业?“所以那时候,我们先要寻找一个Common Goal(共同目标)。”徐晓华说。

  这个目标很快浮现:MiaSolé从2004年成立,用了近九年的时间也未能取得商业化的成功,没能实现大规模量产和产业化。在MiaSolé的员工心里,始终有一个渴望,他们想要看到技术产业化的成功。

  徐晓华告诉美国人,我们可以一起来实现MiaSolé Success。“我们告诉他们,这些年光伏行业最重要的变化基本都发生在中国。我们一起探讨全球及中国市场正在发生怎样的改变、技术和产品将会怎么发展,我们用什么样的技术策略与产品策略来取得产业化成功,他们对这些信息与讨论非常感兴趣,也逐渐相信与中国团队可以一起实现Miasolé Success。”徐晓华回忆。

  除了共同的梦想与目标,还需与美国团队明确地谈好未来的分工,让他们知道在汉能的计划中,MiaSolé将要扮演怎样一个角色。“他们是技术的创造者,得让他们做自己想做也擅长的事。”徐晓华说,MiaSolé是连续真空磁控溅射CIGS薄膜太阳能技术的发明者,技术的成功是发明者的夙愿,技术的迭代与更新,则是发明者的乐趣所在,汉能尊重MiaSolé作为发明者的地位,在先进工艺的开发及核心设备的改进上,给了MiaSolé最大的支持与自由。

  “MiaSolé Success是美国团队的愿望,也是汉能的愿望。”徐晓华说。源源不断的人员及资金支持,让MiaSolé团队看到技术成功与业务发展的希望,在共同目标的驱使之下,美国团队倾囊相授,MiaSolé技术的国产化于2015年正式启动。

  得到泉州人的理解也同样重要

  2015年1月27日,恰逢腊八。泉州连日强风,泉州鲤城区的居民躲在家,喝着粥刷着朋友圈的本地新闻。一条关于某重度污染环境的化工厂将要破坏家园引发癌症的消息引起了不安,接下来的几天,这条传言在泉州市悄然蔓延,市民们议论纷纷,恐慌加剧。

  徐晓华苦笑着谈起此事:“厂址确定在鲤城区中心位置之后,我们开始做厂区的规划. 但一些毫无根据的负面流言,论坛中化工厂排放黑烟的配图,给市民造成了恐慌。但其实我们的靶材厂是非常清洁环保的工厂,我们在美国的环保政策之下,都能够在硅谷最核心的区域生产,没可能复制到泉州反而会造成污染。”

  尽管如此,舆论压力之下,MiaSolé泉州靶材工厂还是被迫迁址到一个远离鲤城中心区域的偏僻地方。在经历了不明真相的当地村民一番“打砸”之后,靶材厂总算有机会向村民做出解释。徐晓华回忆道:“通过照片,我们向村民代表反复讲解我们的技术,以及在美国的生产情况,也在泉州的媒体做公开的澄清和说明,同时也有赖于泉州市领导和区领导的支持,事件总算慢慢平息。”

  2015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遭遇“5.20”打击,公司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五月的一天,徐晓华召集泉州团队所有的下属开会,和往日一样,他轻松而镇定地站在他们面前,信心十足地讲述着CIG靶材在国内产业化的前景。他明确告诉大家,即使集团面临困难,但靶材国产化的进程不会停滞。事实上,在集团资金极为紧张之时,管理层确实严肃地讨论过是否要继续国产化,但最终的决定是继续。

  国产化行百里者半九十

  有了决心,但产业化之路依然艰难。靶材厂的设备采购期超过一年,在这段时间中,除却靶材厂的建设,同期进行的还有对团队的培训,培训目标是能够在美国独立运作生产设备。

  第一批员工在美国进行了接近三个月的培训,学习理论知识,但美国人一开始并不信任他们。“刚开始你只能在旁边站着看,管你在国内是硕士还是博士,先‘罚站’一个月。”徐晓华感慨地回忆,“但后来我们遇到一个情况,他们拆装一些设备时,让我们员工来帮忙,这样一点点积累了信任。”

  2017年中,设备到位后的泉州靶材厂生产出了第一批CIG靶材,但正式出货一直等到了2108年6月。“因为在出货之前有质检,除了确认生产指标的准确性,还要看产品的长期稳定性。”徐晓华解释。

  在等待美国质检报告的过程中,出于进一步降低成本的需求,国内团队开始了靶材原材料的国产化工作。8个月之后,质检合格的消息从美国传来,此时,铜、铟、镓三种元素的国外供应商均切换为成国内供应渠道,而国内的制粉供应商也同步切换完成,该供应商能够按照泉州靶材工厂提供的配方,精确控制三种元素的成分与杂质,为工厂提供标准化的“铜铟镓”粉末。

  芯片的不锈钢衬底也是原材料国产化的一大技术难题。徐晓华举了个直观的例子:“我们的不锈钢衬底是由很厚的钢坯,用冷轧工艺轧到50微米厚,跟纸一样薄,还要保持非常平整,并且耐900度的高温,原来都是法国生产。我们花了三年时间‘培训’宝钢,让他跟着我们去调整。”

  经过几年的努力,技术、团队、原材料供应商,这些国产化必需的“硬件”逐渐到位,生产线设计、工厂布局这些“软件”也在逐渐实践中慢慢成形。

  泉州靶材工厂承载了这些成果,并会向全国复制扩展。徐晓华说:“泉州靶材厂将会作为示范工厂,以600兆瓦为单元,复制到贵阳、大同、西安,总量为20到25吉瓦。”徐晓华说,三年后的今天,他仍然感谢团队所有人的坚持于付出。“我们还拐了一个‘美国人’回来”,徐晓华回忆起一直当时已在美国居住多年的MiaSolé项目管理人员Jesse Wan,“他现在已经是泉州人了,当然他是自愿的,20到25吉瓦是很大的业务,国内市场前景亦十分广阔。”

  如今,MiaSolé已经能够做到靶材设备的国产化,成本是进口设备的一半,交期则由一年多缩短为六个月。“为了这一天,我们埋头工作了三年,克服所有困难。”无论国际与中国市场未来如何发展,它需要的永远是更好的产品与服务,而技术转移、技术牵引、技术再生则是必经之路,MiaSolé泉州靶材工厂是较为典型的示范,或许我们无法从中总结出通用的成功模式,但前进即有未来。

  延伸阅读:

  2018年6月27日,汉能薄膜发电首批铜铟镓(CIG)靶材在MiaSolé高端装备集团泉州靶材示范工厂成功交付出货,标志着汉能在CIG靶材生产和销售上正式开启国产化进程。此举对填补国内CIG靶材领域的空白,打破对国外进口产品的依赖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CIG靶材是溅射法生产铜铟镓硒(CIGS)薄膜太阳能电池的关键材料,通过物理加工的方法把高纯度的铜、铟、镓合金粉末喷涂覆盖在不锈钢背管上,经过车床高精度加工成型。作为CIGS薄膜太阳能的核心原材料,CIG靶材工艺复杂,成本也比较高,之前一直被国外垄断,国产化需求非常迫切。

  汉能在收购美国MiaSolé公司后,一直积极推进CIG靶材的国产化进程。此次首批CIG靶材的成功出货,实现了核心工艺真正意义的国产化,填补了汉能乃至整个行业CIG靶材生产的技术空白。接下来,汉能将通过量产化大幅降低原材料的生产成本,并通过CIG靶材的生产和销售,牢牢把控原材料供应端,与MiaSolé技术路线形成产业链优势。

      关键词:电力, 汉能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