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那些事

  我到百福司变电站上了十二年班,停电的事时有发生,都不是我人为的跳了开关,拉了刀闸。有维护、维修、更换设备的检修停电;有去锈、去污、去渍、刷漆、喷漆的防腐停电;有更新换代的设备升级停电;有冻雨冰雪、狂风暴雨、酷暑高温等等极端恶劣天气引起垮坎、滑坡、塌方造成了倒杆、断线,淹没了台区变压器,或负荷过大烧毁了电线、电表等等故障造成的停电……停电都不会长时间停电,停几个钟头,停半天、一天,停半夜、停通夜,都不会停二十四个钟头,就是哪台设备或哪条线路还恢复不好,也要改线,哪怕转了一个大弯,也要把电送到乡亲们的家里,让他们的灯管把楼上、楼下,堂屋、房间照得亮堂。

  不管哪种原因停电都不是好事,乡亲们正在做事,突然没电子肯定心里不高兴。比如煮的饭刚开没电了,饭煮不熟了。比如蒸的蒸肉没电了,蒸肉蒸不熟了。比如衣服洗到一半没电了,只好等电来了再洗。比如打米去,刚把稻谷开电动车拖到加工厂没电了,只好先回家,电来了再到加工厂打米……往往是到关键时刻停电了,乡亲们肯定恼火、气愤、不耐烦,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骂供电所的人、骂变电站的人,骂供电公司的人,人被他们骂了,电还没来,他们没专门骂哪一个人,而是骂了供电公司所有的人。他们骂人的话粗鲁、肮脏、难听,是丑死八怪的流氓话,真的听到,心里像针扎得痛、像刀割得痛,像火烧得痛。

  有的乡亲拿起手机不是打到供电所,就是打到变电站,只要我一接电话,打电话的乡亲第一句话像歹(吃)了生米(态度生硬)并且像高音喇叭那样大声,根本不问是么子(什么)原因造成的停电,恶狠狠地骂起人来了。这样的乡亲不止一个,每条线路那边的寨子、坝子都有一个到两个,这样的电话供电所的人不愿意接,我们变电站的人也不喜欢接,我们不和他们争、也不和他们吵,唯一办法让通话闪断,他们像打炸雷样的骂也无济于事,通话断了,他们再打也打不进来,他们就是跳起脚脚骂,就是气急败坏骂,就是歇斯底里骂也不起作用,这样的冷处理,是让我们受到伤害的心一点点地弥补、修复,拥有一个快乐的心情。

  大多数乡亲根本不往变电站打电话,他们晓得停电肯定有具体的原因,不需要打电话到供电所、变电站去问,到时间了,电就送来了,我一直把这样的乡亲当的好朋友。也有一些乡亲打电话到供电所、变电站咨询停电的原因,没半句狠话,没一句脏话,有问候,有询问,有感谢,接到这些乡亲们打来的电话心情愉快些。人上一百,种种色色。态度好的人占了多数,态度恶劣的人毕竟是少数。不管是哪种人,都应该尊敬人、尊重人、尊称人,动不动发脾气、耍态度,骂了供电所的人,又来骂变电站的人,好像他懂道理,有道理,讲道理,人要比我们大个些,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吼不得更骂不得,他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把我们骂得头昏脑胀、狗血淋头,把我们骂得一无是处、头晕目眩。对这样的“衣食父母”哪时都得“供”起,要经常给他们“烧香、”“磕头、”“叩拜……”骂不得、吼不得,挨不得、撞不得。我们哪时见了这些“衣食父母”都得喜笑颜开,都得唯唯诺诺,我们不能抬头,要在“衣食父母”的面前把尾巴夹好了才能做人。我们央求他们用电?我们央求他们多用点电?我们央求他们天天用电?不然电没得人用了,我们就要亏本,年年亏下去,没得赚帐,我们公司就要垮台,我们这些员工就要下岗,我们没得工作了,就要去打工,不把钱找到手,我们就要饿肚子,天天饿肚子也拖不了几天,我们这些人都会慢慢地饿死。

  这些“衣食父母”量到我们“虾子无血,”才在电话里非常凶狠地骂我们,好像我们是葩(软)桃子,随他们一捏就破了,就烂了。说实在话,给他们称为“衣食父母,”是我们借用的商业用语对他们的一种尊称,便于我们和他们的接触、交往、办事,时间长了倒成了我们对他们的尊重,一般的乡亲没凌驾到我们的头上,就是那几个爱骂人的人喜欢冲大、冲老,是他们说的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如果兴修庙堂,我们凑钱都要给“衣食父母”修座庙堂,把他们轮流供到牌位上,好让他们看到我们对他们非常地虔诚,我们做到了这个份上,他们也应该积点口德,不再在停电后不问明原因就打电话用肮脏的话骂我们。

  说实在话,我们也不喜欢停电。热天停了,空调不工作,吹不出凉风热得要死,冬天停了,空调不工作,吹不出暖气冷得要死。就是哪条线路倒杆或断线,都要耐心地等供电所的同事把事故点找到后,马上抢修,抢修好了,我得等调度的调令,虽然抢修没得逐令票,没得综令票,我还是要按照《安全规程》和《操作规程》的要求,从五防上预演后在传令到后台,才能在另一台电脑上合了刀闸,才能把开关合上。如果电脑故障,操作不了,还得戴安全帽、穿绝缘靴、戴绝缘手套到开关站手动操作,这也是经常的事。没停电,就没得操作的事,只到开关站巡视好设备,打扫好清洁卫生,一天的工作慢慢地也到了位。

  百福司街上没得电了,有个姓蔡的人,上次打电话说他刚淘米下锅,问我哪门搞?我说这还不容易,把米空到锅子里,煮柴火饭,煮熟了还有一块又糟又香的锅巴。这次打电话来说他电饭锅的米刚煮开,再慢二十分钟,等我的饭熟了再停电就好了,问我今天这锅没熟的饭哪门搞?我说这还不容易,到灶孔里把火烧小点,把锅子里放点油。再把没熟的饭空到锅子里慢慢焖熟,有油的锅巴更香……是供电所的同事到街上的低压线上安装或检修,不需要经过变电站,只和调度联系,像这种停电我不晓得,叫姓蔡的直接打电话问供电所。姓蔡的人很啰嗦,他打来的电话超过一分钟,我会告诉他有事情要办,就把电话挂了。

  姓蔡只是啰嗦,没骂过人,还只算得一个自私的人。那些在电话对我们自称“衣食父母”的人十分可恶,从来不敢说他们住到哪个廊场,从来不敢说他们叫么子名字。从这一点上我断定他们都是胆小鬼,到电话里发脾气、骂人只能算作小人。也许这些人就到我们的身边,只是我不会破译电话号码所属的主人。他们只能隐身,不敢出面,是在停电以后,在手机里的声音穷凶极恶。如果他敢到变电站来,我会好好看看“衣食父母”是哪些素养构成,才长了一张粗口野嘴的嘴巴。廖家坝有个兄弟对我说,哪个为检修和抢修停电到手机里骂了我,把那个号码给他,他去和他对骂,我没那样做,何必让兄弟为这点小事去当恶人。

  现在除了检修,除了恶劣天气损坏了设备的紧急抢修的停电,一般不停电,让设备二十四个钟头连续地运行下去,为所有的乡亲们提供的是优质电。随着百福司变电站的设备升级改造,随着百福司乡村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的升级改造,就是线路的末端,电压都会有明显地提高。抽水的水泵、打米的机械、加工的机器都在稳定的电压下正常运转。我们变电站送电,没分街上和乡里,没分居民和农民,都一视同仁,只要值班室和开关站的设备完好无损,就会把电输送到千家万户,让我们联系得更紧。尽管我们的职业不同,尽管我们的住址不同,其实仔细一想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里,即便没有谋面,只要说到电的事,大家都感到快乐。

  我到百福司变电站的十二年的工作中,只在手机里和一个所谓的“衣食父母”发生过争执,持续的时间不久,只五分钟,当我把电话放回座机上,心里只难过、痛苦了十分钟,后面没想这事,也就淡然了。到目前为止我也不晓得那个骂人的人是哪个。其实百福司的乡亲们大多数是好人,乡里哪时在倒了电杆,哪时断了电线,他们都会打电话到供电所或变电站告之详细情况,我得马上向调度汇报,不会把跳了闸的开关合了,要等调度通知供电所的同事巡视线路,找到了事故点,抢修的事情搞完了,他们会和调度联系。等我接到调令之后,会推上刀闸,合了开关。设备的长期稳定的运行,是给我们供电公司创造了财富。

主办单位: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作者:张崇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我到百福司变电站上了十二年班,停电的事时有发生,都不是我人为的跳了开关,拉了刀闸。有维护、维修、更换设备的检修停电;有去锈、去污、去渍、刷漆、喷漆的防腐停电;有更新换代的设备升级停电;有冻雨冰雪、狂风暴雨、酷暑高温等等极端恶劣天气引起垮坎、滑坡、塌方造成了倒杆、断线,淹没了台区变压器,或负荷过大烧毁了电线、电表等等故障造成的停电……停电都不会长时间停电,停几个钟头,停半天、一天,停半夜、停通夜,都不会停二十四个钟头,就是哪台设备或哪条线路还恢复不好,也要改线,哪怕转了一个大弯,也要把电送到乡亲们的家里,让他们的灯管把楼上、楼下,堂屋、房间照得亮堂。

  不管哪种原因停电都不是好事,乡亲们正在做事,突然没电子肯定心里不高兴。比如煮的饭刚开没电了,饭煮不熟了。比如蒸的蒸肉没电了,蒸肉蒸不熟了。比如衣服洗到一半没电了,只好等电来了再洗。比如打米去,刚把稻谷开电动车拖到加工厂没电了,只好先回家,电来了再到加工厂打米……往往是到关键时刻停电了,乡亲们肯定恼火、气愤、不耐烦,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骂供电所的人、骂变电站的人,骂供电公司的人,人被他们骂了,电还没来,他们没专门骂哪一个人,而是骂了供电公司所有的人。他们骂人的话粗鲁、肮脏、难听,是丑死八怪的流氓话,真的听到,心里像针扎得痛、像刀割得痛,像火烧得痛。

  有的乡亲拿起手机不是打到供电所,就是打到变电站,只要我一接电话,打电话的乡亲第一句话像歹(吃)了生米(态度生硬)并且像高音喇叭那样大声,根本不问是么子(什么)原因造成的停电,恶狠狠地骂起人来了。这样的乡亲不止一个,每条线路那边的寨子、坝子都有一个到两个,这样的电话供电所的人不愿意接,我们变电站的人也不喜欢接,我们不和他们争、也不和他们吵,唯一办法让通话闪断,他们像打炸雷样的骂也无济于事,通话断了,他们再打也打不进来,他们就是跳起脚脚骂,就是气急败坏骂,就是歇斯底里骂也不起作用,这样的冷处理,是让我们受到伤害的心一点点地弥补、修复,拥有一个快乐的心情。

  大多数乡亲根本不往变电站打电话,他们晓得停电肯定有具体的原因,不需要打电话到供电所、变电站去问,到时间了,电就送来了,我一直把这样的乡亲当的好朋友。也有一些乡亲打电话到供电所、变电站咨询停电的原因,没半句狠话,没一句脏话,有问候,有询问,有感谢,接到这些乡亲们打来的电话心情愉快些。人上一百,种种色色。态度好的人占了多数,态度恶劣的人毕竟是少数。不管是哪种人,都应该尊敬人、尊重人、尊称人,动不动发脾气、耍态度,骂了供电所的人,又来骂变电站的人,好像他懂道理,有道理,讲道理,人要比我们大个些,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吼不得更骂不得,他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把我们骂得头昏脑胀、狗血淋头,把我们骂得一无是处、头晕目眩。对这样的“衣食父母”哪时都得“供”起,要经常给他们“烧香、”“磕头、”“叩拜……”骂不得、吼不得,挨不得、撞不得。我们哪时见了这些“衣食父母”都得喜笑颜开,都得唯唯诺诺,我们不能抬头,要在“衣食父母”的面前把尾巴夹好了才能做人。我们央求他们用电?我们央求他们多用点电?我们央求他们天天用电?不然电没得人用了,我们就要亏本,年年亏下去,没得赚帐,我们公司就要垮台,我们这些员工就要下岗,我们没得工作了,就要去打工,不把钱找到手,我们就要饿肚子,天天饿肚子也拖不了几天,我们这些人都会慢慢地饿死。

  这些“衣食父母”量到我们“虾子无血,”才在电话里非常凶狠地骂我们,好像我们是葩(软)桃子,随他们一捏就破了,就烂了。说实在话,给他们称为“衣食父母,”是我们借用的商业用语对他们的一种尊称,便于我们和他们的接触、交往、办事,时间长了倒成了我们对他们的尊重,一般的乡亲没凌驾到我们的头上,就是那几个爱骂人的人喜欢冲大、冲老,是他们说的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如果兴修庙堂,我们凑钱都要给“衣食父母”修座庙堂,把他们轮流供到牌位上,好让他们看到我们对他们非常地虔诚,我们做到了这个份上,他们也应该积点口德,不再在停电后不问明原因就打电话用肮脏的话骂我们。

  说实在话,我们也不喜欢停电。热天停了,空调不工作,吹不出凉风热得要死,冬天停了,空调不工作,吹不出暖气冷得要死。就是哪条线路倒杆或断线,都要耐心地等供电所的同事把事故点找到后,马上抢修,抢修好了,我得等调度的调令,虽然抢修没得逐令票,没得综令票,我还是要按照《安全规程》和《操作规程》的要求,从五防上预演后在传令到后台,才能在另一台电脑上合了刀闸,才能把开关合上。如果电脑故障,操作不了,还得戴安全帽、穿绝缘靴、戴绝缘手套到开关站手动操作,这也是经常的事。没停电,就没得操作的事,只到开关站巡视好设备,打扫好清洁卫生,一天的工作慢慢地也到了位。

  百福司街上没得电了,有个姓蔡的人,上次打电话说他刚淘米下锅,问我哪门搞?我说这还不容易,把米空到锅子里,煮柴火饭,煮熟了还有一块又糟又香的锅巴。这次打电话来说他电饭锅的米刚煮开,再慢二十分钟,等我的饭熟了再停电就好了,问我今天这锅没熟的饭哪门搞?我说这还不容易,到灶孔里把火烧小点,把锅子里放点油。再把没熟的饭空到锅子里慢慢焖熟,有油的锅巴更香……是供电所的同事到街上的低压线上安装或检修,不需要经过变电站,只和调度联系,像这种停电我不晓得,叫姓蔡的直接打电话问供电所。姓蔡的人很啰嗦,他打来的电话超过一分钟,我会告诉他有事情要办,就把电话挂了。

  姓蔡只是啰嗦,没骂过人,还只算得一个自私的人。那些在电话对我们自称“衣食父母”的人十分可恶,从来不敢说他们住到哪个廊场,从来不敢说他们叫么子名字。从这一点上我断定他们都是胆小鬼,到电话里发脾气、骂人只能算作小人。也许这些人就到我们的身边,只是我不会破译电话号码所属的主人。他们只能隐身,不敢出面,是在停电以后,在手机里的声音穷凶极恶。如果他敢到变电站来,我会好好看看“衣食父母”是哪些素养构成,才长了一张粗口野嘴的嘴巴。廖家坝有个兄弟对我说,哪个为检修和抢修停电到手机里骂了我,把那个号码给他,他去和他对骂,我没那样做,何必让兄弟为这点小事去当恶人。

  现在除了检修,除了恶劣天气损坏了设备的紧急抢修的停电,一般不停电,让设备二十四个钟头连续地运行下去,为所有的乡亲们提供的是优质电。随着百福司变电站的设备升级改造,随着百福司乡村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的升级改造,就是线路的末端,电压都会有明显地提高。抽水的水泵、打米的机械、加工的机器都在稳定的电压下正常运转。我们变电站送电,没分街上和乡里,没分居民和农民,都一视同仁,只要值班室和开关站的设备完好无损,就会把电输送到千家万户,让我们联系得更紧。尽管我们的职业不同,尽管我们的住址不同,其实仔细一想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里,即便没有谋面,只要说到电的事,大家都感到快乐。

  我到百福司变电站的十二年的工作中,只在手机里和一个所谓的“衣食父母”发生过争执,持续的时间不久,只五分钟,当我把电话放回座机上,心里只难过、痛苦了十分钟,后面没想这事,也就淡然了。到目前为止我也不晓得那个骂人的人是哪个。其实百福司的乡亲们大多数是好人,乡里哪时在倒了电杆,哪时断了电线,他们都会打电话到供电所或变电站告之详细情况,我得马上向调度汇报,不会把跳了闸的开关合了,要等调度通知供电所的同事巡视线路,找到了事故点,抢修的事情搞完了,他们会和调度联系。等我接到调令之后,会推上刀闸,合了开关。设备的长期稳定的运行,是给我们供电公司创造了财富。

      关键词:区块链, 停电,来凤供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