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术院墙边的电杆

  传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像他哥哥一样不管是私人或单位,有了么子(什么)事先和他打了招呼,再和他商量,之后办起来容易得很。他不会喉咙太深,几乎没得点点磕绊、半句啰嗦、一句怨言,他不仅来鼓劲、加油,还会主动来帮忙。

  廖家坝村走了一条新线路,施工队到传术家左边院墙边挖了一个三米深的杆洞(基),立了一根十八米高的水泥电杆。顶端架了一条绝缘的10K高压线路,下面架了一条绝缘的400V低压线路,高压、低压同杆,成了廖家坝好看的一道“彩虹桥。”

  我以为这是单位上的事,传术会到供电所去要求补偿。我每天歹(吃)了晚饭,到廖家坝走一趟,没听到他们为立电杆占了点地在争论、讨论,也没拦着我问立根电杆能补好多钱?是不是他不先起“地皮风,”等大家都有这个意事了好一起去闹。

  直到这条10KV线路投入运行,我没听到过廖家坝的人到供电所闹事,更没听到人说传术要找供电所长去算帐。传术的哥哥传礼是我小学、初中的同学,是个勤扒苦做(勤勤恳恳)的人,把三儿一女都抚养成人,女儿出嫁了,两儿成家了,还有一儿到外面打工。

  他做瓦匠的事,他做电工的事,他做电焊的事,他做杀猪的事,一年到头找的钱都用到儿女的身上,使得他们家过得很滋润。这样的好日子持续到2011年,传礼害了急病,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得的脑溢血病突然去世了,如果他还在肯定也享福了。

  传礼走了,传术几弟兄对我还像从前那样好,见面了不但打招呼,还和我站到一起扯个吧钟头的白。有了这种称兄道弟的好关系,我们之间讲话很随便。这些弟兄也好,还是廖家坝的人也好,他们从来不到变电站来亥(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

  我上班的位置本来就是廖家坝村的地,镇政府的征用,廖家坝人没附带任何条件,没要一分钱补偿,就连村长都没提安排子女的事。他们要来亥,到休息室看电视,斗地主、打麻将,冬天有暖气,热天有凉风,就是坐到晚上十二点钟以后才走,也是无法的事。

  他们不是死皮赖脸的人,他们不是唱黄腔、扯横皮的人,他们不是么子东西都要拿起走的人。他们来都不来,也就谈不上喝我一口茶水。我从没担心晚上有强盗来,变电站值钱的东西很多,在多也属于供电公司,强盗不敢来的原因还是怕电要了性命。

  后来我在变电站外面,碰到传术问他家院墙边、立的电杆补钱没?他说这是给我们廖家坝人做的一件好事,就是立两根电杆、架两条线路我都不会找供电所的麻烦。自从这条线路通电后,我们的灯比原来亮些,我们买的那些家用电器都派上了真正的用场。

  我问了几个屋边立了电杆的人,他们说话的口气和传术一样,从他们的笑脸上,听他们说的话,都说供电所做了一件大好事。打米机打的米没得谷子,粉碎机打的粉子很细,打浆机打的豆浆做的豆腐柔嫩,加工作坊有了电,给家家户户带来了更多的便利。

  廖家坝的人都不是钉子户,他们非常支持供电所的外包工程队进行施工。田里、土里、山上、屋边、路边立了电杆,都没要过补偿。就是枫洞其他寨子、坝子的线路从廖家坝过路,也没得一个人出来阻拦,遇到这样的乡亲,施工队的每个人都觉得温暖。

  我没想到传术是一个吃得亏的人,以至于他屋一家人都没讲过二话(讲过啰嗦)。传术同意了的事,老婆和儿子、儿媳妇都不会反对。一根电杆只占点点地盘,还是在院墙外,就是到院墙里的菜土里立了两根电杆,也不是么子大不了的事。

  好像廖家坝的人开会商量过,供电所的人来不来,只要施工队的人来了,动工开挖,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没有一个人横加干涉,没有一个人进行阻拦。看来廖家坝的人的脑壳确实想转了,新架一条10KV线路,电杆比原来高了,高压线、低压线都是绝缘线。

  传术说他哥哥不在了,我们还是弟兄。这倒不假,他的三哥,他的五老(弟),他的六老,对我还像他哥哥在世时那样好,没有一点改变。我也觉得他们几弟兄是重情重义的人,不是我到35KV百福司变电站上班,我不可能认识同学的几个老老(弟弟)。

  人只要诚实,说话算得到数,做事算得到数,不管他是乡里的人、乡镇街上的人,县城里的人,都值得交往,交这样的朋友,一姓人行,外姓人都行。朋友多了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能让我们遇到了困难,给朋友们说一声,愿意帮忙的人还是很多。

  传术犁了稻田,插了秧苗才出门打工。他到外面的家具厂,做的给家具刷漆、喷漆的事,做到腊月快过年了才回家。我从不问他打工一个月找了好多钱,看他们一家人的穿着,日子过得很幸福,看到他们家大门口堆的啤酒瓶、饮料瓶、酸奶盒,生活肯定开得好。

  我们百福司的老习惯是没到腊月,不到住的房屋周围动土。动了,患着了哪个家人,这一年会经常患病到医院去看医生,或者身上喜欢长疱疮。就是请先生算了、破了、解了,设置了重重障碍,家里人还是不利顺。怪去怪来没得怪的了,怪的是到屋边动了土。

  好在传术对这种说法持的否定态度,那根电杆在他家的院墙外,对他屋一家人的身体健康没得一点影响。这一路电杆的人家都没出现这事、那事。平时还是能到屋边动土,没像往天的老年人禁忌太多。无禁忌的事情好,不会听先生“伊伊呀呀”的歌锣句。

  我一直在想,肯定是传术到外面打工的时间久了,接触的人多,见识的面广,已经把阴阳的那一套看得很淡然了。条件好不好不是先生几句话算得好,还是要吃得苦,勤快一点多做事情,节省的积攒的就是财富,一年年累积下来,让一个家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

  找得来钱的人,不会把眼睛盯到房屋边挖一个电杆杆洞上,就是按到国家的正规补贴,跳起脚脚补两百块钱,不可能补到上千上万块。两百块也只一个瓦匠小工、在百福司当地一天的工资,为这点钱到供电所去吵、去闹、去吼,反倒把一个人的脸面丢尽了。

  让我打心眼里佩服的还传术的处事为人,他不找百福司单位上的麻烦,也不找廖家坝人的麻烦,秧苗插了后,他放心地出门打工去了,屋里有他爱人的经管,不需要中途回几趟家,把打工的钱都甩到路上做了路费,他过年带回的才是一张实实在在的存单。

  过了好久我都有点想传术打工回来,到路上碰到了好和他一起扯白(聊天)。他有时也对我说他哥哥死早了,还没到六十岁,一天福都享受。我也没过多的说他哥哥的事,那样会让他更伤心,一个人享没享福衡量的标准不同,辛苦和劳累只有自己晓得。

  我从没想过等传术打工回来,好到他家里去喝几顿酒。我认为他不错,愿意和他交流。就是冲他没要电杆占地的补偿,看得出他是大器的人,不是小气的人,也可能是廖家坝有这种支持国家建设的乡风,架一条线路也是供电公司为他们解决了长期低电压的问题。

关键词: 区块链, 来凤供电

主办单位: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作者:张崇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传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像他哥哥一样不管是私人或单位,有了么子(什么)事先和他打了招呼,再和他商量,之后办起来容易得很。他不会喉咙太深,几乎没得点点磕绊、半句啰嗦、一句怨言,他不仅来鼓劲、加油,还会主动来帮忙。

  廖家坝村走了一条新线路,施工队到传术家左边院墙边挖了一个三米深的杆洞(基),立了一根十八米高的水泥电杆。顶端架了一条绝缘的10K高压线路,下面架了一条绝缘的400V低压线路,高压、低压同杆,成了廖家坝好看的一道“彩虹桥。”

  我以为这是单位上的事,传术会到供电所去要求补偿。我每天歹(吃)了晚饭,到廖家坝走一趟,没听到他们为立电杆占了点地在争论、讨论,也没拦着我问立根电杆能补好多钱?是不是他不先起“地皮风,”等大家都有这个意事了好一起去闹。

  直到这条10KV线路投入运行,我没听到过廖家坝的人到供电所闹事,更没听到人说传术要找供电所长去算帐。传术的哥哥传礼是我小学、初中的同学,是个勤扒苦做(勤勤恳恳)的人,把三儿一女都抚养成人,女儿出嫁了,两儿成家了,还有一儿到外面打工。

  他做瓦匠的事,他做电工的事,他做电焊的事,他做杀猪的事,一年到头找的钱都用到儿女的身上,使得他们家过得很滋润。这样的好日子持续到2011年,传礼害了急病,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得的脑溢血病突然去世了,如果他还在肯定也享福了。

  传礼走了,传术几弟兄对我还像从前那样好,见面了不但打招呼,还和我站到一起扯个吧钟头的白。有了这种称兄道弟的好关系,我们之间讲话很随便。这些弟兄也好,还是廖家坝的人也好,他们从来不到变电站来亥(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

  我上班的位置本来就是廖家坝村的地,镇政府的征用,廖家坝人没附带任何条件,没要一分钱补偿,就连村长都没提安排子女的事。他们要来亥,到休息室看电视,斗地主、打麻将,冬天有暖气,热天有凉风,就是坐到晚上十二点钟以后才走,也是无法的事。

  他们不是死皮赖脸的人,他们不是唱黄腔、扯横皮的人,他们不是么子东西都要拿起走的人。他们来都不来,也就谈不上喝我一口茶水。我从没担心晚上有强盗来,变电站值钱的东西很多,在多也属于供电公司,强盗不敢来的原因还是怕电要了性命。

  后来我在变电站外面,碰到传术问他家院墙边、立的电杆补钱没?他说这是给我们廖家坝人做的一件好事,就是立两根电杆、架两条线路我都不会找供电所的麻烦。自从这条线路通电后,我们的灯比原来亮些,我们买的那些家用电器都派上了真正的用场。

  我问了几个屋边立了电杆的人,他们说话的口气和传术一样,从他们的笑脸上,听他们说的话,都说供电所做了一件大好事。打米机打的米没得谷子,粉碎机打的粉子很细,打浆机打的豆浆做的豆腐柔嫩,加工作坊有了电,给家家户户带来了更多的便利。

  廖家坝的人都不是钉子户,他们非常支持供电所的外包工程队进行施工。田里、土里、山上、屋边、路边立了电杆,都没要过补偿。就是枫洞其他寨子、坝子的线路从廖家坝过路,也没得一个人出来阻拦,遇到这样的乡亲,施工队的每个人都觉得温暖。

  我没想到传术是一个吃得亏的人,以至于他屋一家人都没讲过二话(讲过啰嗦)。传术同意了的事,老婆和儿子、儿媳妇都不会反对。一根电杆只占点点地盘,还是在院墙外,就是到院墙里的菜土里立了两根电杆,也不是么子大不了的事。

  好像廖家坝的人开会商量过,供电所的人来不来,只要施工队的人来了,动工开挖,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没有一个人横加干涉,没有一个人进行阻拦。看来廖家坝的人的脑壳确实想转了,新架一条10KV线路,电杆比原来高了,高压线、低压线都是绝缘线。

  传术说他哥哥不在了,我们还是弟兄。这倒不假,他的三哥,他的五老(弟),他的六老,对我还像他哥哥在世时那样好,没有一点改变。我也觉得他们几弟兄是重情重义的人,不是我到35KV百福司变电站上班,我不可能认识同学的几个老老(弟弟)。

  人只要诚实,说话算得到数,做事算得到数,不管他是乡里的人、乡镇街上的人,县城里的人,都值得交往,交这样的朋友,一姓人行,外姓人都行。朋友多了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能让我们遇到了困难,给朋友们说一声,愿意帮忙的人还是很多。

  传术犁了稻田,插了秧苗才出门打工。他到外面的家具厂,做的给家具刷漆、喷漆的事,做到腊月快过年了才回家。我从不问他打工一个月找了好多钱,看他们一家人的穿着,日子过得很幸福,看到他们家大门口堆的啤酒瓶、饮料瓶、酸奶盒,生活肯定开得好。

  我们百福司的老习惯是没到腊月,不到住的房屋周围动土。动了,患着了哪个家人,这一年会经常患病到医院去看医生,或者身上喜欢长疱疮。就是请先生算了、破了、解了,设置了重重障碍,家里人还是不利顺。怪去怪来没得怪的了,怪的是到屋边动了土。

  好在传术对这种说法持的否定态度,那根电杆在他家的院墙外,对他屋一家人的身体健康没得一点影响。这一路电杆的人家都没出现这事、那事。平时还是能到屋边动土,没像往天的老年人禁忌太多。无禁忌的事情好,不会听先生“伊伊呀呀”的歌锣句。

  我一直在想,肯定是传术到外面打工的时间久了,接触的人多,见识的面广,已经把阴阳的那一套看得很淡然了。条件好不好不是先生几句话算得好,还是要吃得苦,勤快一点多做事情,节省的积攒的就是财富,一年年累积下来,让一个家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

  找得来钱的人,不会把眼睛盯到房屋边挖一个电杆杆洞上,就是按到国家的正规补贴,跳起脚脚补两百块钱,不可能补到上千上万块。两百块也只一个瓦匠小工、在百福司当地一天的工资,为这点钱到供电所去吵、去闹、去吼,反倒把一个人的脸面丢尽了。

  让我打心眼里佩服的还传术的处事为人,他不找百福司单位上的麻烦,也不找廖家坝人的麻烦,秧苗插了后,他放心地出门打工去了,屋里有他爱人的经管,不需要中途回几趟家,把打工的钱都甩到路上做了路费,他过年带回的才是一张实实在在的存单。

  过了好久我都有点想传术打工回来,到路上碰到了好和他一起扯白(聊天)。他有时也对我说他哥哥死早了,还没到六十岁,一天福都享受。我也没过多的说他哥哥的事,那样会让他更伤心,一个人享没享福衡量的标准不同,辛苦和劳累只有自己晓得。

  我从没想过等传术打工回来,好到他家里去喝几顿酒。我认为他不错,愿意和他交流。就是冲他没要电杆占地的补偿,看得出他是大器的人,不是小气的人,也可能是廖家坝有这种支持国家建设的乡风,架一条线路也是供电公司为他们解决了长期低电压的问题。

      关键词:区块链, 来凤供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